服務專線: 400-188-6196

0898-68551377

傳  真: 0898-68566775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蘆薈藝術

詩文蘆薈

作者: admin999 日期: 2013-07-18 訪問 : 3184

 
我們種著蘆薈(外一首)
李接根

 

 盛夏的腹地  躺著一排排正在
開墾的坡地   我們正移栽蘆薈苗
汗水連著希望
在泥土里分蘗 拔節
黝黑的歌聲  借著灼熱的太陽
漫天浸透著
一株株鮮嫩的蘆薈
如同薰衣草的香味
沿著午夜的足步  彌漫而至

 

我們種著蘆薈
在沆沆洼洼的勞作中  體驗快樂
仿佛  童年在林地里
放飛的鳥趣

 

我們種著蘆薈
粗糙的手掌
捋著遼闊的大地
捋過大地里的蘆薈
頭頂烈日  披星戴月
捱過炎炎的夏季
蘆薈的葉綠
洗滌歲月的灰塵
沖凈了人生的汗漬
藏住了滿地的芬芳
大片大片 綠地里
停泊著游子 一生的腳印

 

我們種著蘆薈
時光  在蘆薈肥厚的肉片上
邁著方寸
從飄到這片土地開始
頭頂著草帽  一直在那里守望
蘆薈  越長越壯
夢想  越長越高

                                                                        (作者系海南金蘆薈公司舊州基地蘆薈種植工人)

 

 

                     海南健康行(組詩)                  

崔海龍


浪淘沙?金蘆薈中國夢   


海南春意濃,碧海天空,萬泉河畔聚英雄。
昂首齊心創業時,此際騰龍。
盛世中國夢,矚目華容,豪情霽景談笑中。
神州蘆薈高品質,天地縱橫。

     

 二
       十六字令?金蘆薈  

 
    真,海南蘆薈十八載。
   傳大愛,天地任我行。
         

 十六字令?金蘆薈中國龍

 
好,群英薈萃聚海南。
走四方,世界中國龍。
                                                              (作者為《薈生》雜志特約記者)

 

 

 

                                               蘆薈花開原有情
                                                  文/風雪刀客
  不知何人有此一詩句:“淺薄月季頻出鏡,純情蘆薈慎開花?!币郧暗淖粼跇琼斄粝略S多蘆薈,這蘆薈年年發新株,算來應該有三十多株了。若不是我們經常將它送與親戚朋友,恐怕現在更多了。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關心那些蘆薈了,連續兩天的春雨之后,我忽然想去看看她們。也許在這春雨的滋潤下,應該別有一番生氣了吧。
  上得樓來,略帶寒意的北風迎面吹來,蒙蒙細雨澆在臉上,讓人感到些須春寒料峭的味道。連續北春雨澆灑了兩天的蘆薈,在樓頂一缽一缽依次排列著,仿如新沐的嬌娘,帶著淡淡的羞澀。東邊一株是最年長的,在別的蘆薈面前恐怕算得祖母了,因為年長,所以生長得也茂盛,葉片層層疊疊地堆了十幾二十層,頂端還戴著去年凋謝了的花冠。這株蘆薈先后發了好多次新株,周圍排著的連同一些以前被拿去送人的,也都是她孕育的后代。雖然是祖母,可是仿佛并不服老,經一場春雨之后,葉片依舊肥厚而綠嫩,膚色的光澤一點不遜色于她面前的晚輩們。印象中,看見祖母蘆薈開花已經至少三次了。從祖母蘆薈的長勢看,再開花的時候一定還很多。如今,祖母蘆薈的徑下已經又生長出了新的蘆薈來,過一段時間又得為她分株了。如此多子女的她,恐怕也能稱上英雄母親了。
  別的蘆薈也有分株了好幾次的,雖然沒有祖母蘆薈的株闊大,枝葉也不如祖母蘆薈肥厚,好幾株還差一點因為我們的疏忽,在去年的旱災中死去,但好在我們一家旅游回來的早,薈蔸并沒有曬干,經過一個月細心照料之后,她們又恢復了生機,如今在春雨的澆注下,一個個又成了嬌滴滴的楊貴妃了。蘆薈生長如此迅速,長勢如此迅猛,以至于讓我產生了從此做花匠的幻想。
  前些天,又有朋友買了新房,新近裝修已畢,想找一些花卉植物美化自家的陽臺,又找到我這里來了。當他看到了一樓頂的蘆薈,禁不住驚訝道:“嚯,這么多蘆薈!你是養蘆薈的專業戶吧!”雖然是說笑,倒讓我得意了好一陣子。朋友的妻子是個愛美的俊俏女人,一貫注意皮膚的保養,執意要了兩缽最好的女兒蘆薈。愛人因為是平常的容友,十分慷慨地答應了:“好的,拿去吧,我們這里有的是,咱刀客是養蘆薈的行家,他很快就能培育出新的美人來?!痹捴幸徽Z雙關,女人說的贊美話就是假的,聽著也十分受用。既是如此,我也不可能失了男人慷慨大方的風度,便忍痛贈送了那兩缽“貴妃”。不想,自從拿走了那兩株美人以后,別的蘆薈生長得更加快了,一入春,陸續地又長出了好多的新葉來。
  中間一堆土層本是栽種了葡萄的,葡萄藤早已被去年旱災天的驕陽烤焦了。我本想將它開辟成一塊新的蘆薈的家園,因為那時天熱,只有等到天氣轉涼的時候才好整理。豈料我這一遲疑,土地的使用權隨即丟了。母親見了這快寶地甚是歡喜,竟然將它開辟成了小菜園,菜園雖小,卻很栽種了不少品種的蔬菜。世上沒有兒子跟母親爭奪地盤的,因為見母親有了事業,無聊時光也便于打發,我也就放棄了蘆薈王國的新領地。年前因為祖母蘆薈下生長的小美人又成年了,我一時找不到盆缽分株,便靠著那小菜園的邊上臨時種了兩株。誰知得了土壤多的便宜,竟然一下子長了不少的葉片。蒙蒙春雨輕灑在薈葉上,聚成了滿葉片的水珠,在別的蘆薈面前顯得尤其地嬌嫩??墒?,因為礙著母親的菜園,所以母親提了好多次的意見,過幾天還得替它換個窄窄的新家呢。
  聽說,蘆薈原是阿拉伯的產物,后來通過絲綢之陸展轉來到了中土,那也算是個外來物種了,如今這個外來的物種,倒成了中國人喜歡的美人坯子了。蘆薈可以入藥,可以護膚,可以養生,還可以逸興。也不知是人們戀著了蘆薈,還是蘆薈戀著了人類。有家的地方,一般都有著蘆薈的影子。難怪“蘆薈純情”一說了!可惜蘆薈因為“慎開花”的緣故,甚少得詩人稱贊,而得她所助的女人只知道從她身上尋找美麗的資源,又不懂得將她描繪入詩,要不然的話,蘆薈恐怕也該多一些浪漫的情味了。
  希望今春以后,在我一片癡情的照料下,蘆薈能開出更為純情的小花來……

 

 

 蘆  薈

  小時候,我喜歡花草??赡苁鞘芡馄诺挠绊?,對花草有種特別的感情?! ?/span>
  那天,外婆說自己種的蘆薈長得太茂盛了,綠得都擠不下花盆了。她便叫我帶點回家種養,用鏟子挖了,輕輕地分離開大小的根系。她叮囑我,說只要種在花盆里,定時的澆水,就可以長得很茂盛,蔥郁。
  我非常小心的種養著,再也不像以前那樣馬虎了。要不蘆薈要被熱死或凍死,不了解它的生長習性,隨便種種,等看到枯萎或凍癟,就心中生出一種嘆息。忙忙碌碌中,那份悉心卻少了?! ?/span>
  這一回,快要一年了。我的蘆薈長得很好,我就把它放在后陽臺上,隔著玻璃透射陽光。夏天里,太陽升起了帶著斜影了,變幻著聚焦了,我就拉上窗簾。冬天里,窗簾敞開著,充足的陽光照射進來。原來,那蘆薈喜陰性溫,需要濕潤,常要澆水。我堅持了一陣,定期的澆水,曬陽光?! ?/span>
  都是一家人,看著,我就省心了,很少去澆水了。只是在自己要動手拉窗簾的時候才去瞥一下,那種綠飽滿的都要吐了,那箭葉足可以像一只玉鐲,中間的小芽聳出了肩膀,想要走進森林里,就差那鳥兒的呼喚了?;仡^一看,家中的玻璃成了替代的屏風,那畫中有竹子,那鳥兒就在枝頭上??偸悄欠菥G意,新鮮,給人一種清新,那是呼吸成了自由?! ?/span>
  那是外婆的蘆薈,一片綠色,連結成了紐帶。一年了,我也看到了淺綠色的小苗苗了。等待著的,又是一片綠意。成了綠色的海洋,滿心歡喜。一份悉心,經營著的不變的情誼。告訴外婆,我的蘆薈也長大了。

 

 

 

 


蘆薈花

文/秦華

身高體瘦花凝情

矜持含蓄少露形

四年秋冬才見面

數月不敗續春錦

擬是芝麻接天云

樸實冷香是虔誠

凈化空氣玉潔志

君子詩韻惟真心

                                                   (2010-02-22于上海)

                        注釋:很少有人看見蘆薈開花的。我家的蘆薈是四年開一次,抽穗一人高,如芝麻開花。

                                                            

 

 


我是一顆蘆薈
  文/隱山老怪

  那是十二月的一天
  農夫把我撒進了土里
  還有很多一樣的我
  就擠在了一起
  慢慢地一個個便破土
  變綠了
  
  不多久
  我們又分開住了
  日曬雨淋風吹
  這種日子
  有的說是煎熬
  有的說是磨煉
  幸好
  農夫每天來澆水施肥
  還打農藥
  怕害蟲來蝕
  很久以后才知道這叫栽培
  總之
  時間讓我們成長
  
  轉眼又到了十一月
  成熟的日子
  我們全部又被收割了
  這應該叫離別
  有一點感傷
  卻還來不及揮手
  就被裝上了大卡車
  
  要去哪兒
  或許我知道
  或許我不知道
  去的地方什么樣
  一路茫茫

 

 

                                           無言的蘆薈                                      

                                                       文/廣有沙龍
  尚未命筆,我就預感到這是一篇凡俗的文章。原因很簡單,因為世面上類似的文章多如牛毛,層出不窮,大有方興未艾之勢。但是,這些文章往往不能超凡脫俗,又毫無新意,多數人是不屑一顧的。然而,今天我依然要固執地吟唱,因為本篇題目中的這種植物對我感觸頗深。
  蘆薈作為一種極為普通的草本植物,已經在我眼里存在了幾十年??梢哉f,我對它再熟悉不過了。但是,我總覺得它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既無可人的儀態,又無高貴的品相,臃腫的葉肉就像章魚的觸角一樣令人不爽,稍高一點還東倒西歪的,既無觀賞價值,又庸俗不堪。因此,我是從來都不養這種植物的。
  說來也巧,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和一位同事談及養花之道。他的話讓我大開眼界,受益匪淺。他津津樂道地大談蘆薈的好處,尤其是他聲稱在遭受蚊蟲叮咬后,用蘆薈來止癢頗有奇效。說來慚愧,我是農民的兒子,卻很無知,更不會養花;而他是城里長大的孩子,卻通曉物性,也擅長種草。
  臨別時,他將一盆肉葉叢生的蘆薈連根拔起,自己只留下一株大小適中的,其余的讓我全部拿走。說實話,我是不想要的。因為在我眼里,蘆薈根本就稱不上是一種花卉,甚至還不如一種普通的野草。但人家好心相送,我只得接受。然而,當下我就做好了打算:最多留一株長勢較好的,多余的一出門就扔掉。
  不知是什么力量使然,出門后,我并沒按自己預想的那樣去做,而是將塑料袋里的蘆薈幼苗全部拎回了家??杉依镏挥袃蓚€閑置的花盆,一小一大。其中,那個大盆是滴水觀音枯死后騰出的空盆。因為它的體型碩大,為了節省空間,我將它挪在陽臺的一角,上面還落了一個裝雜物的紙箱。因為別無花盆,我只得將它挪了出來??纱笈枳阌卸叨喔?,而盆里的土已經被我掏出另用了,剩下的土還不到十公分高。我將長勢稍好的一株蘆薈栽入小盆內,又將四株兩、三寸高的幼苗植入大盆里,分別向盆里澆些水,便算完事。
  看到大盆里的蘆薈幼苗,我開始暗自發笑。偌大的花盆里,只栽了幾棵低矮的蘆薈?;ㄔ谂鑳?,盆顯得很高,花卻出奇得低,花和土加起來還不及盆的一半高。如果不站在盆前俯視,你根本無法發覺盆里栽了花。我覺得盆和花不成比例,又很難看,便準備將它拔掉。老婆見了說:又不礙事,不妨就留著吧!我一想:也是!蘆苗栽在盆里,它活了就活,不活也無所謂。說實話,它活了也不能為我家增色,死了更不會造成什么損失,就順其自然吧!
  我覺得這樣的花盆不宜放到客廳的顯眼處,便將它挪到原處,上面依然落上那個紙箱。蓋上紙箱后,我見紙箱將整個盆口蓋得嚴嚴實實的。我拍拍手上的土,好像完成了一項浩大的工程似的。從此,我便心安理得地觀賞其他花卉,而對大盆里這幾株蘆薈置若罔聞。我無法想象,它們是如何打發這暗無天日的時光的。
我一般每周澆一次花,澆花的時間固定在周日。每周澆水的時候,我想起了就給它們澆點水,想不起就算了??梢哉f,它們基本被我遺忘了,不說是自生自滅吧,也隨時處于命懸一線的境地。
  三月初的一個周日,和平常一樣,我例行澆花。忽然想起自己已經連續兩周沒有給大盆澆水了,便想給它澆些水。我挪開紙箱,見蘆薈長勢雖然不是太好,但它還沒枯死。我漫不經心地倒了一瓶水,因為土少,居然將它澆透了。我原封不動地蓋上紙箱,心中不曾有任何憐惜。
  此后的十來天,我出差外地?;貋砗?,我問老婆,上周日你給大盆澆水沒?老婆聽后,她輕描淡寫地說:哦,我忘了。我看她一眼,便渡步陽臺挪開那個紙箱,見蘆薈居然比原來長高了一些。我驚喜過望,只見肥厚的葉肉雖有些發蔫,但不失凌亂,葉緣居然長出了一圈嫩綠的鋸齒狀新芽。我知道,這是春天來臨的緣故??吹竭@,我真是感慨萬千,無地自容。原來生命本無貴賤之分,即便一生不曾大紅大紫,無花無果,也一樣能綻放生命的精彩。我在想:假設我永不澆水的話,它必將會枯死,但只要澆點水,它就會為我們奉獻一片綠色,甚至不祈求賴以生存的陽光。原來看似很一般的東西,居然具有如此頑強的生命力!我無從知道,它是否對我的不公之舉做出無聲的抵抗?我更不知道,它是否對我的鄙視抱有什么幽怨!也許,無言的它同樣在質疑我的人品。我不知道它是否具有大海一般的胸懷!但我明顯地感覺到:它的品質就如同一個默不作聲的老農,雖然嘴上什么也不說,但一直心若明鏡。此時,我的內心已是愧疚萬分。當下,我就決定一定要買幾個像樣的花盆,將它們分別移植盆內,施肥培土,善待它們。
  這件事,讓我明白一個道理:人雖有貧富之分,但生命無貴賤之別。歷朝歷代,位尊而德薄者有之,家顯而品下者有之,他們往往只顧個人的名利而無視他人的尊嚴。我平生最恨那些專橫跋扈的達官貴人,比如,前幾年落馬的河南高官谷某;我也惋惜那些不務正業的紈绔子弟,比如,前一陣再傳劣跡的名二代李某。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胡作非為,糟踐生命。他們的這些行徑,不正是我們所深惡痛絕的嗎?可自認為頗具高風亮節的我,又比他們好多少呢?說白了,我和他們是一樣的。所不同的是,我虐待的是不會說話的蘆薈,而他們魚肉的是敢怒而不敢言的百姓。
  時下,有人智小而謀大,有人心高而力傲,但無論你身價過億,還是你一貧如洗,我們都不該鄙視任何生命,善言者也好,無語者也罷,我們都是世間萬物中的一分子。但愿我們都能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個生命,以警策自己,教化后人。
                                                                                                                 

 

 

                                          像蘆薈一樣愛著
                                                     佚名

  不知是她愛蘆薈,還是蘆薈戀著她。她的姓名就與蘆薈諧音:盧惠。朋友們呢,都親切地叫她“惠”。
  惠在一所民辦大學里教新聞,是一位很出色的老師,教的學生有不少應聘到報社、電視臺成了骨干記者。和別人不一樣的是,惠有一個樸實的理念:新聞記者就要像蘆薈一樣愛著,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留下正義之言,傳遞真理之聲,把健康和美麗留給人間?;萁o新生上第一堂課,總要這樣反復強調。學生們聞聽此言,往往熱血沸騰,躍躍欲試。
  由于經常在粉筆灰中穿梭,惠的皮膚變得有些粗糙,冬天來臨的時候,雙手處處皸裂,裂痕處凝著細小的血痂。學生們非常愛她,就派代表到花鳥市場買來一盆嫩綠的蘆薈送給她。她每天涂抹蘆薈汁,雙手不再開裂,粗糙的皮膚慢慢地細嫩起來。
  在惠的心里,蘆薈不僅是一種植物,還代表著學生對她的一片純凈的愛。
  后來,惠跳槽到電視臺做記者,因為舍不得那盆蘆薈,便不辭辛苦地把它抱到辦公室的陽臺上,讓它每天享受陽光和水的滋潤。蘆薈健康地生長,散發出鮮活的魅力,就像它主人一樣,具有年輕的活力。在蘆薈的滋潤下,惠采編了一則又一則新聞,在圈里迅速走紅。
  這天,辦公室的同事看到陽臺上的蘆薈紛紛議論開來:
  “蘆薈是個好東西,可惜市面上假貨太多……”
  “市場里的蘆薈雜七雜八什么都有,蘆薈洗發液、蘆薈營養液、蘆薈美膚寶……據說都是借蘆薈之美名,行假冒偽劣之惡行?!?/span>
  “聽說很多蘆薈產品都摻進了化工原料,傷人呢!”
  這一句話,更加讓惠驚心。職業的敏感讓惠警然。
  聊天還在繼續,惠已帶著暗訪設備趕赴市場做調查。
  節目出來之后,惠接到一個陌生人的電話:“你就就此收手吧,你給我活路,我也給你活路。大家都不想看到魚死網破的結局。只要你同意,提什么條件都好談?!?/span>
  “只要你不再做傷天害理的事,我什么都好談;否則,我們將跟蹤到底!”惠堅決地回答。
  造假者并沒有善罷甘休,蘆薈產品假冒偽劣任然橫行于市。于是,惠的一篇篇追蹤報道也頻頻見諸報端。
追蹤報導對那些造假者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
  不久,惠在一次“偶然”的車禍中失去雙腿,“蘆薈事件”才告終。在交警的處理記錄中,沒有“謀殺”一說,但惠的記者學生們都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兇手。
  惠住院的時候,作為同行的學生送來許多盆鮮嫩的蘆薈,然后,擠出綠汁涂抹在老師的手上。那新鮮的斷頭處,噙著濃綠的蘆薈汁。
  當天,該省多家報紙都刊文聲援她,用的是同一個題目:像蘆薈一樣愛著……
                                                                                             (本文作者姓名不詳)

 

 

上翻:書畫蘆薈
下翻:食譜
97久久人人超碰超碰窝窝护士